分类 建站服务 下的文章

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摄影:史小兵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摄影:史小兵

新乐视智家的投资人主要来自孙宏斌的“朋友圈”,每家投资金额不会太多,并且会签署严苛的投资条款。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亚婷   编辑|翟文婷

继孙宏斌之后,又一位地产大亨与贾跃亭发生资本关联。

据财联社报道,恒大集团许家印已经确认投资贾跃亭的FF,并成立了专门的汽车团队,但目前尚无法确实是许家印个人投资还是集团投资。

而《中国企业家》独家获悉,新乐视智家最近也会有资本介入,且已经进入最终签字环节,最快将于近期公布。考虑到最近与新乐视智家有版权合作,外界猜测腾讯或将是热门投资人选之一。

4月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乐视智家”)将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这笔融资从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3月2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此前确定的各增资方拟按照120亿以上估值进行融资,拟调整为90亿。”

这笔30亿元的融资,大部分来自几大投资方,另一部分将通过债转股的形式募集资金。据一位接近乐视的知情人士透露,资方主要来自孙宏斌的“朋友圈”,每家投资金额不会太多,并且会签署严苛的投资条款。

距离孙宏斌主持乐视大局已经过去16个月,从最初入主乐视三个体系,到如今辞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乐视的命运非但没有被改写,反而犹如脱缰的野马,前途未卜。

对于投资的三大板块,孙宏斌的思路已经非常清晰,乐创文娱和新乐视智家作为相对优质的资产,尽快融资盘活业务,对于他所担任二股东的上市公司乐视网,最终或将沦为空壳。

“空壳”乐视网

今年三月,孙宏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摆在乐视面前只有三条路:破产重整、变卖资产还债、退市。从他近几次的公开讲话可以看出,对于乐视网,孙宏斌已经有心无力,贾跃亭仍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孙宏斌腾挪空间十分有限。

无论哪种途径,作为二股东的孙宏斌都没有决定权,而贾跃亭所持的25.67%的上市公司股份处于质押以及轮候冻结的“双重锁定”中,只要贾跃亭不解除质押或偿还债务,孙对于现状,都没有根本性的对策。

对于融创投资的另外两个板块:乐创文娱和新乐视智家,孙宏斌则是希望尽快和乐视网划清界限。

乐创文娱由于未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处理相对简单。执掌人张昭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已经着手开始处理乐视体系在乐创文娱中的股份,同时融创会进一步增持。不排除乐创文娱最终将会成为融创控股的业务。

新乐视智家由于属于上市公司体系,处理起来更为棘手。目前乐视网仍是其控股大股东,想要将其剥离上市公司体系,就涉及到重大资产重组,这需要得到证监会的批准,而如果不做股权变更,孙宏斌也无法再投入更多资金,“目前只能在维持乐视网第一大股东的基础上,融钱盘活资产。”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截止目前,乐视网已将所持新乐视智家所有股份质押,其中,34.9398%质押给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其余5.3720%质押给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并表示,“如若公司因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导致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公司不再具有实际控制权。”

至于孙宏斌对乐视网的打算,有近乐视体系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鉴于孙宏斌权限有限,可供操作的方式之一,是通过与资方合作的方式将乐视网资产进行转移,比如新乐视智家与腾讯视频签订合作,双方即约定,“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对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这种合作模式一旦达成,乐视网的视频用户就会有很多转为腾讯视频用户。

“既然在股权上,孙宏斌拿乐视网没有办法,他可能会通过这种方式,尽可能降低乐视网的价值。”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进退两难

去年十月底,乐视网前CEO梁军开始“休假”,曾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梁军在与刘淑青磨合并不顺利。“主要是刘淑青担任的角色比较割裂,她代表的融创一方在实际中,既是投资者,也是管理者。”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这会导致融创在强调利润和战略之间不停摇摆。”

今年1月24日,乐视网以15.33元的价格复盘,截止到4月16日,股价已经跌至4.20元。过去三个月,孙宏斌的一举一动就是乐视网股价涨跌的晴雨表。

3月份,融创在香港召开业绩发布会,在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并痛斥其为“妖股”之后,乐视股价停止前几日的上涨,一路下滑。“对于乐视网目前170亿左右的市值,孙宏斌认为偏高,应该在100多亿。”上述人士表示。

目前,融创系占乐视网股份为8.56%,与贾跃亭的25.67%股份相差甚远,加上贾跃亭的股份被双重锁定,孙宏斌想要增持只能通过二级市场。一位接近乐视的人士分析,“至少要再获取17%的股份,孙才能成为第一大股东,乐视网的高估值意味着他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据悉,证监会也曾向融创施压,要求孙宏斌保持乐视网股价稳定,维护中小股民的利益,鉴于孙宏斌目前的牌面,最终乐视网的走向很大程度上还要看监管层的态度。

来源:新闻晨报  

无人驾驶清洁车在园区内进行清扫 /受访者供图无人驾驶清洁车在园区内进行清扫 /受访者供图

1

晨报记者 何雅君

深夜,停在泊位上的清洁车自动“苏醒”,缓缓驶入科技园区的小道,转动着车身底下的扫帚盘,开始清扫路上的垃圾,连角角落落都不放过,但驾驶室里并没有人在开车或监控。在松江区启迪漕河泾(中山)科技园,这支无人驾驶清洁车队试运行一个月以来,每次只要工作十几分钟,就能将园区地面打扫干净。昨日,研发车辆的上海仙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表示,目前正在与环卫部门接洽,希望能在更多园区、公园等封闭式区域进行试点。

车辆“苏醒”后自行清扫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松江区中创路上的启迪漕河泾(中山)科技园,在1号楼底楼车库和园区露天车位上看到了一大一小两辆无人驾驶清洁车。绿色的大车体积与中型面包车相仿,因此被称为“中型车”。绿白相间的小型车看起来与普通的电动汽车差不多。

叶青是上海仙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架构师,参与了车辆研发工作。他告诉记者,园区里共有一台中型车和两台小型车,组成了全球首个无人驾驶清洁车队。从上月底开始,该车队已在园区启动试运行,不定期进行清扫工作。参照城市道路的常规作业时间,负责操作车辆的工程师一般将清扫时段安排在夜间或凌晨,将运行速度设置为低速。

清扫时,工程师通过电脑或定时程序启动车辆。车灯亮起,车辆“苏醒”,随即缓缓驶出泊位,按照事先设定好的运行轨迹行驶。从车窗外向里看,驾驶室里的方向盘匀速旋转,但座椅上并没有人。驾驶台上的电子屏幕亮起,显示车辆所在区域的高清地图、车辆所处的位置。清扫时,车身下的洒水管会喷洒少量清水,以免扬尘。车底,一对扫帚盘360度向内圈方向转动,将路面垃圾集中到车底,再扫入垃圾箱。由于车头、车身装有许多传感器,车辆在运行过程中能够感知自己所在位置,识别红绿灯,并在遇到障碍物、路人时自动绕开。车辆转弯时,会采用相对安全的方式,贴着道路边缘走直角线。结束清扫后,车辆会行驶至垃圾倾倒处,缓缓抬起车尾,将箱内垃圾倒入垃圾桶,再放下车尾,驶回泊位。叶青介绍,中型车和小型车的车身大小、宽度,决定了它们适合的不同的清扫区域。

中小型车均使用新能源

记者了解到,无人驾驶清洁车队的中小型车均是在市场上现有清洁车的基础上改装的,增加了无人驾驶功能。叶青说,虽然它们是无人驾驶车俩,但驾驶室里都设有座位。如果车辆运行中遇到问题,需要人工干预,人可以直接坐进驾驶室进行操作。这些车都是依靠电力行驶的新能源车,使用方可以根据需要,申请安装充电装置。

中型车的洗扫续航时间为4-5个小时,小型车的续航时间相对短些,但也能持续一两个小时。“根据我们的实测结果,清扫一个园区,用时约为十几分钟。这就意味着,一个园区的清扫工作完成后,车辆不用充电,就能前往下一个点继续清扫。”

无人驾驶清洁车队何时能在社会上正式投入使用?上海仙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回答说,正在和环卫公司、政府部门商谈,尽快落地。今年,公司还打算将无人驾驶功能推广到其他类型的车辆上。

另外,无人驾驶汽车在技术研究和开发时,需要结合各种道路的实际情况,通过封闭环境、半封闭半开放环境及实际道路的各种测试。但现有法律在无人驾驶方面没有明确规定,目前无人驾驶清洁车只能在园区、公园等封闭环境中运行。仙途公司认为,等相关法律成熟后,可以进一步把无人驾驶车辆推向社会。

原标题:共享经济颓势已现? 业界大咖:这样理解太狭隘化

海外网4月11日电 从居住、汽车、单车、联合办公到雨伞、充电宝、篮球、马扎、跑步仓、家居, 共享经济的业态层出不穷,失败与成功兼而有之,真共享、伪共享兼而有之。共享经济的边界在哪里?底线在哪里?共享经济是否已经偏离了初衷和本义?

步入2018年,共享经济成为了创业圈最火的词。那么,共享经济该如何被定义,未来的共享经济模式该走向何方?4月10日,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举行“共享经济:从‘资本风口’到商业的本质”分论坛,邀请业界大咖分享他们的创业经。

共享or租赁,如何定义共享经济?

与最初众多投资人和创业者定义的“闲散资源共享”概念相比,如今人们对共享经济的看法已经有了变化。

VIPKID 创始人兼 CEO 米雯娟直言,在她的理解中,“共享”是指资源的配置,“经济”是指创造价值,共享经济一定是通过共享的方式达成用户价值的创造,用很便宜的钱享受更优秀的服务。

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则表示,对于共享经济,主要是如何区分哪些是真正共享的,哪些是借助这场热度来变化后面的商业过程。他指出,共享经济的实践,中国走在世界最前面,传统意义上的共享经济就是闲散资源在今天看来已经过时了。“在我看来,共享经济一定是一个平台,让供给和需求能够很快地精准的匹配,提高效率,减少资源浪费,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所以,如果不是闲散资源就说是伪共享,这个理解会阻碍共享经济发展。”

共享经济的未来还有哪些机会?

对于那些参与到共享经济中来的企业家,最重要的也许并不是搞清楚它的概念,而是去探究共享经济的未来发展,到底还有什么机会?

马蜂窝旅游网联合创始人、COO 吕刚以自身参与共享经济的经验,阐述了他对共享经济未来发展方向的看法。他认为,共享经济的领域可以被拓宽,它并不一定是在共享的本身发生经济行为或者是交易行为,也可以是在共享之后发生。 “我是做共享知识的,2010年我们的网站大概就有数百万篇用户的游记,这种游记分享行为就是一种知识共享”

“消费者的需求是多元化的,永远不能用单一的模式去适用所有的消费者。” 车好多集团CEO杨浩涌认为,未来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需要多重发展。

李建华也持相同意见并认为,共享经济在未来的发展不能被狭隘化。在他看来,在滴滴做了五年多的网约车后,有很多数据在这个平台上,这些数据可以再次进行共享。有了这些数据以后,可以对城市的交通进行重新调配,例如可以动态调配智慧红绿灯。这就让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得到升级,共享出来就可以服务整个社区。

共享经济如何创造更多社会价值?

共享经济兴起后,一批又一批的创业者涌入市场,有人依靠资本,有人追求规模,但与会嘉宾们认为,发展共享经济的最终目标还是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

小猪短租 CEO、联合创始人陈驰则认为,共享是一种社会行为,每天都在发生。但是一旦共享经济变成一个风口的时候,每一个创业者都会蠢蠢欲动,短期就会把这个事情放的过高,但是对于其内在逻辑,洞察却没有很深。共享经济要求创业者要重构交易的成本、体验,去塑造自己的商业模式。他还认为,创业者要保证企业始终是被使命和愿景驱动的,一方面需要资本的帮助,但是不要被资本的另外一面所绑架,这是应该引以为戒的。

杨浩涌也强调,在任何一个商业模式中,都不能把最终的竞争变成资本的竞争,这是很悲哀的,“如果企业演变成投资多大,规模就做的大,这是比较低级的事。”

对于滴滴收购小蓝单车、美团收购摩拜,李建华表示,滴滴一直在思考,自己还能为社会、为用户创造怎么样的价值。滴滴的使命就是让出行更美好,包括共享单车,滴滴希望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多种需求的出行服务。

来源: 作者:刘燕秋

3月19日,擅于制造营销话题的“新世相”又刷屏了。

从上午开始,一张印有新世相创始人张伟照片的营销课海报开始在朋友圈流传。海报显示,张伟将在这次课程中公开复盘“佛系青年”、“逃离北上广”、“丢书大作战”等案例,课程原价9.9元,扫码即可购买。和之前的营销刷屏案例不同的是,这次的卖课售价并不固定,每万人购买将涨价5元。

界面记者以44.9元的价格购买了这一课程,付费之后,扫码加入了一个“新世相营销课”群,群里的课程助理介绍了会员可以享受到的福利:

每邀请一位好友报名营销课程,即得40%现金返现,多邀多得,上不封顶。如果邀请的好友同时邀请了朋友报名,也可获10%返现,立即到账微信零钱。收益排行榜前10学员最高可得万元现金奖学金,第1名学员还可得价值50万的新世相广告推送一次。开课后,坚持完成每日作业可得新世相读书会月卡一张。

但没过多久,这次活动的分享页面便被封禁,购买链接也显示无法打开。微信方面对此回应称,新世相通过多层抽成等方式推广网络课程,违反了微信平台规则。微信团队已对相关公众号进行了处罚。

尽管新世相营销课的客服在群里发消息表示,“受不可抗因素影响,所有功能调整到新世相读书会 APP。原有活动规则(榜单)依然有效并进行实时更新,提现功能正常,3月25日晚24:00截止统计。”但这致使很多人开始在群里要求退款。


作为另一应对方案,新世相迅速将海报右下方的公众号二维码更换为小程序码。

但新世相的做法并不是个案。

从2018年开始,由于可以低成本撬动大范围用户,利用分销和拼团的形式做知识付费的模式开始流行起来。

1月17日,2018开年大课率先在朋友圈刷屏。网易在知识付费平台荔枝微课推出的《网易运营方法论》号称原价199元,促销价只要39.9元,同时只要他人经由你分享的带有课程二维码的红色海报购买该课程,分享人就会得到佣金返现。其中一级分销返还课程价的60%,二级分销返还30%。

新世相与千聊纷纷跟进。1月30日,新世相上线了《成为不可替代的人》精品课,售价99.9元,采用了一级分销,分享可得49.9元。千聊推出的《千聊创始人·2018年唯一大讲,掌握知识付费的底层逻辑》则采用了二级分销,一级分销可获得70%提成,二级分销可获得20%提成。

这波营销方式确实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新世相的职场课24小时卖了近8万份,销售额超过500万,千聊的课也很快卖到了10万份。

但与此同时,这一行为很快遭到微信封杀。网易开年大课先被微信封掉后又解封,千聊的课程链接也很快被微信封掉,App甚至还被App Store下了架。

千聊链接被封疑似与微信诱导分享的规定有关,App Store下架则可能与未缴纳“过路费”有关。据App Store规定,虚拟商品在iOS内的销售,要抽成30%。

和分销模式相比,同样能低成本拉新的拼团功能风险更低,也有知识付费平台开始尝试这种类似“拼多多”的方式。2月1日,知识付费技术服务商小鹅通推出拼团功能,使用该功能的科学队长旗下的《古生物学家还原恐龙世界》销售额达到之前十倍。

无论是分销还是拼团,核心都是“拉人头”,虽然可以在短期内拉来不少人,但仍然存在涉嫌传销的风险。有分析人士认为,新世相这次的营销活动“本质是无限级,团队计酬三层结算奖金,这不是三级分销,而是传销”。

对新世相来说,虽然已经被封,但一上午的时间拉来将近10万人,暂时来看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但知识付费行业的痛点——如何保证续费率仍是一个难题。像新世相这样复盘几个案例,似乎不足以构成一套完整的课程体系。对于不为赚佣金而是真心求知的人来说,能在这样的课程里学到多少东西还是未知数,这次参与了刷屏的人下次是否还会参与?解决好这些问题才是知识付费得以长期发展的关键。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